筆下文學 >> 歷史軍事 >> 鐵血大唐行
        小竅門:按← →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正文 第127章 咸宜觀
作者:迷茫的老舟 下載:鐵血大唐行TXT下載
    李億的事情辦妥之后,張威像變了一個人一樣,不再那樣急切了,也不像以往那樣沉不住氣了,每天老老實實上班,遵守時間下班。

    一天跟一年一樣,一年跟一輩子一樣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世界不再發生任何影響心情或者是生命財產安全的事情,或許他這一輩子就這樣過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在這無聊的生活之外,要不要去追求魚幼薇?張威一直也在思考著,也在盤算。畢竟現在李億已經回來了,魚幼薇的心到底是傾向自己還是李億呢?

    張威不得而知,不過在他看來,魚幼薇能夠在李億落難的時候伸出援助之手,這就充分說明人家的心里還是有李億的位置。

    最后張威決定還是聽取了王鳳東的意見,先讓這事情淡下來,慢下來,或許會有轉機,而這個轉機一定會出現在自己不注意的時候。

    日子就這樣一天又一天過去了,半個多月后的一天,張威正好歇息,實在無聊至極,張威決定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可是當他走出家門之后,才發現自己在長安竟然是如此的孤單,該去什么地方呢?

    酒肆喝酒?那是需要有人陪伴的,要不然一個人喝醉了誰送你回家呢。

    外出欣賞美景?一個人多無聊,美景也是要有人一起欣賞的,如果一個人出去,走著走著就沒意思了。

    出去跟朋友約會?長安之大,張威的朋友在哪兒呢?王鳳東算一個,可人家下班之后就回府上陪老婆教育孩子去了;溫庭筠算一個,他還住在長安城外。而且此時的溫庭筠已經開始備戰他的下一次科考了,事情也忙得很,還是不去打擾的好。

    站在門前愣了好長一會,張威覺著自己似乎是赤條條一個人來到了這大唐時代的,既沒有朋友,也沒有家人,實在是無聊至極。

    哎———,怪不得年輕人熱愛工作,不工作也無事可做啊!

    嘆息一聲,張威打馬向城南走去。

    此時已經是秋天了,綿延千里的秦嶺山脈在秋風中層林盡染,各種樹葉呈現出不同的顏色,那種磅礴大氣的美讓張威整個人都清爽起來,開闊起來了。

    大唐的山路不像今天,一路過去幾乎沒有碰到幾個人,張威完全可以縱馬疾馳,享受著飛一般的感覺。

    縱馬跑了許久,張威終于累了,跳下馬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咣———”

    一聲清脆的鐘響驚醒了張威。

    “咣咣———”又是兩聲清脆的鐘聲。

    張威抬頭一看,只見半山腰出現了一座不大的寺廟。

    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。”遠遠地看見寺廟后,張威突然想到了這首詩。

    環境改變人,這話確實說的沒錯。

    生活在現代社會,張威就是一個學渣,但自從來到大唐之后,他竟然關心起詩詞歌賦來了。至于此時此刻這句詩用在這里是否合適另當別論,但張威能夠想起這句詩就已經很不錯了,至少說明他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,由不愛學習變得喜歡詩詞了。

    張威上馬很快來到寺廟前,定睛一看“咸宜觀”。

    咸宜觀?

    和尚住的地方叫做“廟”,道士修煉的地方叫做“宮”。

    觀?

    這是誰住的地方呢?

    張威想起了現實社會中的“樓觀臺”,那個地方是道士修煉的地方,據說還是太上老君修煉的地方,中間有一個“觀”字,不過人家的總體名字叫做“樓觀臺”,突出的是一個臺字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這個地方卻叫做“咸宜觀”,難道這里面住的是道士?

    就在張威疑惑之際,“咯吱”一聲,咸宜觀的門打開了,一個中年尼姑走出門上下打量了一番張威,隨后問道:“施主要進觀上香?”

    上香?

    我才不上香呢!

    但仔細一想,不上香你來道觀前做什么呢?難道是來這里旅游的?

    也不對啊!今天的人喜歡去一些寺廟、道觀等地方旅游,但唐代人是不是這樣,他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該怎么回答呢?張威本想問一問眼前這個尼姑是不是這里的主持,或者說問一問這座建筑是尼姑的道觀還是和尚的寺廟。

    稍稍一想之后,都覺著不合適,于是便問了半句話,笑了笑道:“我只是隨便走走,這咸宜觀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中年尼姑看出了張威的為難,于是說道:“貧尼妙法,乃是咸宜觀的主持,施主請里面坐。”

    妙法主持?

    哦——,明白了,這座咸宜觀乃是尼姑的道觀。

    尼姑住的地方不是稱作“庵”嗎?這里怎么叫做“觀”呢?張威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好奇歸好奇,但張威還是忍住沒問,他畢竟是一個愛面子的人,若是在熟人跟前,實話實說也就那么回事了,生人面前還是保持一點自尊的好。

    帶著這個疑問,張威決定離開此地前往溫庭筠的杜陵草堂,問問溫庭筠,順便在他哪兒混頓飯吃。

    “我還有事今日就不進去了,改日定當拜訪。”張威拱手對尼姑說道。

    “施主請便。”妙法主持頷首說道。

    “請問主持,你可知此處有一座名叫杜陵草堂的地方?”沿著山路已經跑了很遠,張威不知道自己到底距離溫庭筠的杜陵草堂還有多遠,于是妙法道。

    “杜陵草堂啊,貧尼知道。”妙法對張威道:“沿著這條山路繼續向東,轉過前面的山梁,往下就能夠看見杜陵草堂了。”

    ???

    這么近?不可能吧。

    帶著疑惑,張威再次上馬沿著山路向東而去。轉過前面的山梁后,一下子豁然開朗了,沿著山路向下望去果然能夠看見溫庭筠的杜陵草堂。

    哦——,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由長安城一路向南,便是溫庭筠的杜陵草堂,向西南就是這座咸宜觀,其實二者之間的實際距離并沒多遠,不過是中間隔著一道山梁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張威便來到了杜陵草堂。

    “張大人來了?”門人看見張威趕緊上前招呼道。

    自從張威當了右郎將之后,杜陵草堂的下人對他的稱呼也變了,由原來的“張公子”變成了“張大人”。這讓張威有些不好意思,糾正了幾次之后,就不再糾正了。

    反正下人喜歡稱自己為“大人”就讓他們叫去吧。

    “溫兄在嗎?”張威問道,說著跳下戰馬。

    “在,老爺正在跟魚姑娘說話呢!”下人答道,說話間下人幫張威把馬拴在了拴馬樁上。

    跟魚姑娘說話?

    這么說魚幼薇也過來了?

    張威沒有多想,徑直走進了杜陵草堂,遠遠看見魚幼薇正坐在亭子里跟溫庭筠說話,背影依然很迷人。

    見張威進來,正對門口的溫庭筠看見了他,于是起身跟他打招呼,“張威兄弟來了,快過來坐下說話。”

    “溫兄,今日在山里碰到一些事情,心中不解過來向你求教。”張威邊走邊說道。

    很快來到亭子下面。

    這時魚幼薇也轉過身對張威道萬福,“魚幼薇見過張公子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才幾天時間,原本青春靚麗的魚幼薇竟然像變了個人一樣,臉色蠟黃,精神萎靡不振,整個人都像變了樣一樣。

    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魚姑娘,這是怎么回事,幾天不見,你的精神很差啊!”張威不禁問道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—,一言難盡。”溫庭筠示意他坐下說話。
 ** 作者:迷茫的老舟所寫的《鐵血大唐行》為轉載作品,收集于網絡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鐵血大唐行》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愿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,請通知我們刪除。**
 ** 本小說《鐵血大唐行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筆下文學立場無關。** 
北京pk10走势图表